您所在的位置:高速公路>正文

公路养护网:徐剑----道路养护的“拓荒者”

聚行业--高速公路 微信   作者: 公路养护网  2017-11-16 18:46

高速公路-全文略读:从镇上到县城,40公里全是砂石路。“那条砂石路可以说是‘搓板路’,小时候每次放假,到爷爷奶奶家和姥姥姥爷家都很痛苦,两个半小时,严重晕车,每次都吐得一塌糊涂。而且,一天只有一趟班车,错过就没有了。”在接受《中国公路》杂志采访时,徐剑如此回忆...

“道路用沥青主要指的是石油沥青,它与煤油、汽油、柴油是肤色不同的‘亲兄弟’,它们有一个共同的‘母亲’——石油。”   

  

“与亲兄弟煤、汽、柴相比,沥青的成分复杂,长得又黑,也不太受关注,似乎很‘low’。实际上,它才是闷声发大财的主儿。


我国沥青价格曾经长期保持在每吨4500元左右,已经接近‘高大上’的汽油的价格了。炼油剩下的‘废品’,竟然卖出正品的价格。”   

  ……   

  

这些通俗、生动甚至不失幽默的文字,出自今年6月出版的《沥青路面一点通》一书。


这本有关沥青路面工程技术的科普读本,洋洋洒洒24万多字,在广度上涵盖了材料、设计、生产、施工、养护等方面的内容;在深度上涉及力学、材料学等方面的理论知识;在形式上采用了浅显的语言以及类比、比拟的手法。


在业界人士眼中,这本书既能帮助公路工程一线技术人员提升沥青路面理论水平,帮助沥青路面研究和教学人员更全面地了解工程实践,又能帮助在校学生和行业外人士入门沥青路面知识。   



这本书,凝聚着41岁的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道路工程专家徐剑的6年心血。“自毕业到现在,我出版了7本专著,但这是我的第一本科普书。


我喜欢把深奥复杂的学术问题用通俗易懂的方式表达出来,让更多的人更方便地了解和掌握公路领域的技术。”   

  

事实上,刚过不惑之年的徐剑,是国内从事沥青路面养护技术研究的知名青年学者。在科学研究方面,他一直致力于路面养护和绿色修筑技术研究,是我国最早并持续从事微表处、冷再生、温拌沥青技术研究的学者之一。


在技术推广方面,他参与了国内及海外数十个路面养护工程,推动路面再生、微表处、温拌沥青成为我国主流路面技术。


而在政策研究方面,他承担了《关于加强公路水运安全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等政策研究项目,参与了《公路沥青路面再生技术规范》《公路沥青路面养护技术规范》《公路养护工程质量检验评定标准》《微表处和稀浆封层技术指南》等行业标准的制定。

  


他是国际沥青路面协会冷再生委员会(ISAP-WG2)委员、国际稀浆罩面(ISSA)协会会员,还是科技部国际科技合作计划项目评价专家,交通运输部绿色公路建造技术创新团队负责人,中国公路学会“中国公路青年科技奖”“全国公路十佳科技工作者”“百名优秀工程师”得主,中国公路学会道路工程分会秘书长、青年专家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公路工程材料循环利用分会秘书长。近日,他又入选交通运输部“交通运输行业中青年科技创新领军人才”计划。

  


公路留给徐剑的最初印象,算不上“美好”。1976年,徐剑出生于山东省潍坊市临朐县,他的童年是在沂蒙山深处的九山镇度过的。从镇上到县城,40公里全是砂石路。   

  

“那条砂石路可以说是‘搓板路’,小时候每次放假,到爷爷奶奶家和姥姥姥爷家都很痛苦,两个半小时,严重晕车,每次都吐得一塌糊涂。而且,一天只有一趟班车,错过就没有了。”在接受《中国公路》杂志采访时,徐剑如此回忆。   

  

小小年纪的他萌生了一个念头:长大后一定要做与交通有关的工作。“要为改善交通出行出点力。”   

  

曾经往来于那条砂石路的人们中,产生类似念头的人不在少数,但真正作为人生目标的,寥寥无几。   

  

“人每天总会冒出很多念头,那些不死的才叫做梦想。”徐剑微笑着说。   

  

循着梦想的指引,17岁的徐剑在参加高考时,报考的都是交通和载运工具相关的专业。他考上了长沙交通学院(现长沙理工大学),本科读筑路机械专业,硕士读道路与铁路工程专业,博士则就读于东南大学的道路与铁路工程专业。“本科、硕士、博士一直读下去,我想深入钻研这一领域。”   

  

2002年底,年仅27岁的徐剑,工学博士毕业,来到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道路桥梁部。从此,道路交通,成为他钟爱的事业。   

  

正式工作之后,徐剑做的第一个项目,是国家经贸委的改性乳化沥青稀浆封层技术研究。这一项目最终获得了中国公路学会科学技术奖二等奖。   

  

有这样一个重量级奖项奠定事业第一级“台阶”,徐剑的科研之路可以说是顺风顺水。继改性乳化沥青稀浆封层技术研究之后,他陆续承担了交通部标准制(修)订项目“道路用乳化石油沥青技术要求”“微表处和稀浆封层技术指南”“公路沥青路面再生技术规范”,交通部西部交通建设科技项目“高性能预拌式冷铺沥青混合料的研制和应用技术研究”,科技部国际科技合作计划项目“沥青路面绿色制造技术合作研究”等的研究,获得多项省部级科技奖励。

  


但回忆起这些项目,徐剑印象最深的并不是获奖之后的喜悦,而是研究过程中的酸甜苦辣。   

  

“之前在学校主要做力学计算方面的研究,编程序、搞分析。来到公路院之后做了许多实验,整天和沙子、水泥、石头打交道。整个实验过程,从外头运材料过来、装卸材料、制样、测试、数据处理分析……都得自己做。


最痛苦的是打扫卫生,毫无技术含量和成就感,但又不得不做。”徐剑坦言,公路行业的博士做的工作可不都是“阳春白雪”,更有“下里巴人”的一面。   

  

但他很快发现,做实验“挺有意思”。“做完实验后,可以获得想要的结果,或者出现意料之外的结果,会有惊喜。”   

  

在“痛苦”与“惊喜”中,他做了很多材料实验。“早期我们没有专用的乳化沥青生产设备,只好用磨豆浆的设备来制备试样。


沥青温度稍微低一点就变成固体,把设备给堵了,我们得把设备拆开,用煤油清洗,然后重新来过。”   

  

做微表处混合料实验时,他需要把石料和乳化沥青放在一起搅拌成糊状,倒在一个试模里摊成一个直径30厘米左右、厚1厘米左右的“圆饼”。因为混合料凝固很快,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摊铺成型,否则就弄不动了。   

  

徐剑和一起做实验的同事开玩笑说:“咱们‘摊煎饼’的手法练得很熟了,以后要是失业了,咱可以去街上摊煎饼卖,旁边还可以‘磨豆浆’,挂个牌子叫‘博士煎饼’。”   

这样的磨砺,大约有5年。“正是这5年的实验经历,为我的科研成果打下了扎实的基础。”徐剑告诉记者,自己亲手做出来的实验数据,不仅鲜活,而且可靠,做起研究来也踏实。   

  

“1993年,我国第一条高速公路——京津塘高速公路建成,通车7年后,路面坑槽、裂缝等问题陆续出来,怎么去维修?当时缺乏经验,因此我们院最早从国外引进改性乳化沥青和微表处等预防性养护技术,并进行本土适用性研究。”徐剑回忆道。



“梦想是奋斗的动力,创新是理想的风帆。”这是徐剑秉持多年的信念。   

  

在他看来,作为科研人员,就是要有新思路、新理念,就是要推广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新装备。“科技进步要不断有新点子出来,要快、要变化。


就像做菜一样,比如黄瓜可以凉拌、可以炒,但这都太普通了,现在要蒸。有人说,黄瓜还能蒸着吃吗?作为科研人员,就是要想办法,创造不同的‘菜品’。”   

正是为了创造不同的“菜品”,他先后参与了国内及海外数十个路面养护工程,推动路面再生、微表处、温拌沥青成为我国主流路面技术。同时,他一直致力于路面养护和绿色修筑技术的创新研究。   

  

徐剑自认是“做事比较着急的人”。“要求10天完成的话,我一定会从接到任务的一刻开始马不停蹄地做好,宁可剩下5天闲着看看资料。如果不把工作做完,我吃不好、睡不好。”   

  

同时,他还是一个以目标为导向、以问题为导向的人。“事情交到手上,目标确定后,做什么都围绕这个事情来做,跟这个没有关系的暂时往后延。因为人的精力有限,不可能把什么都做好。”   

  

正是这种对创新的执著以及“时不我待”的紧迫感,推动他完成了一项又一项前沿研究。   

  

近5年来,他重点围绕沥青路面再生技术、温拌沥青混合料技术、公路全寿命周期能耗评价与节能降耗技术开展研究,承担了众多重要科研任务及重大建设项目的关键研发。


其中包括:科技部国家科技支撑计划“废旧沥青路面再生利用技术、装备及示范”项目,科技部国家国际科技合作研究计划“沥青路面全寿命周期能耗评价技术合作研究”项目,交通运输部西部交通科技项目计划“沥青路面快速维修技术及装备研发”“温拌沥青混合料应用技术研究”等。   

  

仅这5年,徐剑便获得中国公路学会科学技术奖一等奖3项、二等奖3项,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科学技术奖一等奖1项,全国职工优秀技术创新成果奖三等奖1项,发明专利3项,实用新型专利8项,软件著作权1项,出版专著5部,发表学术论文50余篇……

  

作为我国最早并持续从事微表处、冷再生、温拌沥青技术研究的学者之一,徐剑与国内同行一道推动微表处技术发展成为我国高速公路主流路面养护技术,为提升路面服务功能、节约养护投入做出了积极贡献。


他还为中石化等央企提供技术支撑,开发高铁用特种乳化沥青等新型材料,打破了国外企业在高端乳化沥青材料领域的垄断。   

  

特别是在绿色技术方面,他的团队与企业合作研制出用玉米秸秆制作植物基环保型融雪剂,2014年获得中国公路学会科学技术奖一等奖。目前他们还在探索压电路面技术,研究通过车辆在路面行驶产生的压力来发电。   

  

“毋庸讳言,在路面养护领域,我们长期以来是在跟着国外跑。但就目前而言,我们国家的路面养护技术已经不比国外的差,跟他们处于‘并跑’的阶段。”


徐剑认为,国人不应该妄自菲薄,“国外有的设备我们都有,国外有的材料我们都有。而且,我们的很多技术比他们用得更成功,比他们推广的量更大。”   

  

但他同时提醒,我国路面养护技术的原创性还不够。“针对我国道路养护需求的原创型路面养护技术,凤毛麟角。


不同国家自然条件不同,路面结构不同,路面状况衰变规律和病害特征也就不同,我们需要有针对性地开发适合我国国情的路面养护技术。”他认为,研究不可能一劳永逸,需要持续不断地投入、深耕,才能取得突破。


目前研究方面存在过度求新、求变的倾向,研究过的内容往往不再继续研究,“水过地皮湿”,很难有大的突破。   

  

“一切没有经济效益的技术创新都是伪技术创新。公路建设和养护是穷人经济学,只能拿有限的钱办事,国内外都不存在完全充裕的资金。


研究经济代价可承受的公路建养新技术,是我们公路科技工作者努力的方向。”徐剑强调,未来的公路养护技术不仅要实现快速、耐久、绿色,而且还要高性价比。


  

多年来,徐剑不仅在科学研究、技术推广方面卓有建树,还深度参与了行业标准的制定、相关政策的研究。


目前正在修订的《公路沥青路面再生技术规范(细则)》,徐剑是第一负责人。他作为第二负责人的《公路养护工程质量检验评定标准》,也已进入报批稿阶段,将于近期完成编写工作。此外,他还参与了《公路沥青路面养护技术规范》《微表处和稀浆封层技术指南》等行业标准的制定。  

 

在他看来,制定标准规范,首先要注重严谨性,要经得起推敲。以《公路沥青路面再生技术规范(细则)》为例,他们征求意见的单位近80家,包括管理部门、高校、施工单位、设计单位、材料生产商、设备生产商等。“征求意见是一个去伪存真的过程。大家意见比较一致的,基本就很靠谱;如果意见较多,再深入探讨。”   

  

同时,标准规范要有普适性。我国幅员辽阔,而行业标准规范是指导全行业的,要适用于各个地方。比如,在编写《微表处和稀浆封层技术指南》时,他发现不同省份的专家对石料的砂当量指标反应很不一样。


有的省份富产高品质石料,觉得指标高一点有利于保证工程质量;而有的省份很难找到合适的石料,标准如果提得太高,石料只能远距离运输甚至跨省调运。“对于有争议的、差异比较大的指标,我们一般选取中值偏上,以全国中高水平层次作为标准。


这样,高水平的单位容易实现,低水平的单位努努力能够得着,也能促进他们技术进步。”此外,标准规范还要有稳定性。   

  

“它不一定是最先进的、最前沿的,但一定是最可靠的。标准规范和科技创新是两个概念,标准规范是相对‘保守’的,略滞后于科技创新的。


一个技术刚出来是不会被纳入标准规范的,肯定要经过工程实践的检验、时间的考验,得到一定程度的应用和认可后,才会纳入行业标准。”




在团队建设方面,徐剑同样成绩斐然。   

  

他作为团队负责人的“绿色公路建造技术创新研究团队”,入选了交通运输部交通运输行业重点领域创新团队。


该团队有研究人员15名,长期围绕公路绿色发展主题开展研究工作,在道路材料循环利用、道路节能降耗、路域环境保护、路域生态恢复等领域取得了一系列创新性研究成果。   

  

从2012年起,徐剑历任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交通公路工程研究中心主任助理、副主任,并于2015年7月起主持该中心工作。


该中心有员工160余名,分为沥青路面材料、沥青路面结构、水泥路面、长寿命路面、路基、岩土工程、路面抗滑等10个团队。目前,他们正在推进事企分开改革,交通公路工程研究中心更名为道路研究中心,徐剑担任道路研究中心的负责人。


  

( 来源: 《中国公路》 王琳琳 )


欢迎阅读原文投稿交流

欢迎你分享给你的同事朋友学习,更多请关注公路养护网。

左下角阅读原文投稿交流!

公路养护网

微信ID:gongluyanghuwang

提供公路养护和城市道路养护技术资料


长按二维码 识别关注



点击阅读原文投稿交流

84